欢迎来到学富网!

全国切换城市

咨询热线 详情咨询客服

位置:学富网 > 新闻资讯 >  职业健身教练生存状况报告:薪资水平高,人员流动大

职业健身教练生存状况报告:薪资水平高,人员流动大

来源:学富网

2021-03-19 10:43:05|已浏览:121次

和一年前一模一样,易非又放假闲置在家了。

去年一月底,新冠疫情突如其来爆发,他所在的健身工作室为配合防疫需求,关闭了三个月。五月份工作室重开,不到两个月,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再次出现疫情,工作室二度歇业。今年冬天,大兴疫情出现反复。1月20日,易非接到通知,又要暂时休息一个月,何时复工无法确认。

易非告诉界面职场,这一年来他基本没上过几个月的课,而且他的收入来源虽然是底薪+销售提成+上课课时提成,但是一旦歇业,就一分钱都拿不到,没有底薪保障。

像易非这样的健身教练不在少数。1月24日,在2021中国健身创业者大会·健身教练新十年峰会上,《2020职业健身教练生存状况报告》发布。报告显示,2020年健身教练的月均工资收入为11456元。疫情冲击之下,约有56.6%的受访教练收入下降,平均降幅26%。


健身行业入行门槛低,薪资水平高


近些年来,健身行业的发展十分迅猛。艾媒咨询报告显示,自2015年至2020年,中国健身俱乐部的市场价值在不断上升,2020年将达到1230亿元。GymSquare精炼发布的《2020中国健身行业报告》显示,目前我国线下健身房总量超五万家,用户规模突破2300万。

在庞大的市场背后,是不断涌入的健身教练。从整个年龄分布来看,90后是行业主要从业群体,占据了82%,其中95后比例达到了38.8%,00后从业趋势开始明显。

从学历层面来看,大部分人对健身教练的印象停留在“学历要求不高、入行门槛低”。三体云动数据中心发布的《2019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》指出,专业体育院校毕业的健身教练仅占23.7%,更多的从业者为高中/中专和大学专科。

GymSquare精炼指出,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年卡预售现金流的俱乐部土壤上,更需要优秀的健身销售精英进行滋养,但对于拥有更高知识储备、学习能力的专业健身教练来说,不是最迫切的人才需求。

健身教练入行门槛虽不高,但是薪水却十分可观,在我国属于高收入的群体。数据显示,健身教练整体的薪资趋近于北上广等一线白领水平,月收入在10000到20000元的人数占比超过30%,2020年健身教练的月均工资收入达到11456元。

易非介绍,他毕业后在北京做了一年多的服务生,薪水微薄。后来他一个退伍的同学邀请他一起转行做健身教练,一起在一家私人培训机构学习了三个月。

据他透露,这样的培训机构市面上有很多,课程也分一个月到三个月。他交了两万块钱学费,主要学习健身的基本理论知识和一些器械的操作实践。

培训结束后,易非参加了机构组织的考试,拿到了中国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是。有了这张证,他就能正式上岗。

“工作之后,也要边上岗边培训,特别是你上班之后,健身房业绩要求比较高,所以还会有销售培训。”易非说。

界面职场记者浏览多家健身房发现,健身教练拥有的资质证书五花八门。例如,中国健美协会专业健身指导员证书、私人教练职业技能培训证书、高级私人体适能教练证书等。

这些证书的出处主要是由国家体育总局或人社部、健身协会以及社会上的培训机构。这其中,培训机构颁发的证书比例最多,但基本花钱上培训班就能买到。

据悉,在教练资格认证方面,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书是从事健身教练这一职业所必备的学识、专业技能的证明,也是目前健身教练执业的国家层面的唯一资格证明。

除此之外,目前业内比较认可的是美国运动协会(ACE)、美国国家体能协会(NSCA)、美国运动医学协会(ACSM)、美国国家运动医学会(NASM)的国际四大教练认证,但实际上多数人拿到的都是短期培训公司的证书。

“现在市场对健身教练的需求比较大,招聘的时候不会很严格。”一名健身教练向界面职场透露,“有些健身房在招人的时候就看下有没有健身基础和一些基本的证件,没有一个行业标准和专业水平的要求。”


疫情冲击健身行业,教练人员流动大


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,对依赖线下门店的健身房和健身工作室带来不小的冲击,长期没有现金流汇入的健身房面临倒闭的风险。

“如果不能正常营业的话,健身房面积比较大,房租更高,倒闭的会更多。健身工作室相对而言占地面积小一点,稳定一些。”易非说。

据他介绍,在疫情爆发前,他最开始在健身房工作,收入主要依靠推销客户办卡和卖课。虽然不擅长销售,但第一个月也卖了3000元。后来,他转行到健身工作室,收入主要依靠上课的课时费,一天上七个小时课,一个月下来能赚上两万多。

但是疫情的爆发让他在停店歇业的时间里几乎一分钱都拿不到,他所在的健身工作室没有底薪保障的说法。

“教练的收入不稳定而且很多店都没有保障,所以流动性比较大,底薪一般就两千,如果业绩不够还会有罚款。” 易非坦言,“疫情严重,各行各业都比较难。”

数据显示,在疫情冲击之下,56.6%的受访教练收入下降,平均降幅26%。除了外部用户流量骤减导致的收入下滑,健身房内部也在教练收入结构上进行压缩。降低幅度最多的是福利待遇,其次是五险一金缴纳。

易非表示,他已经在健身工作室工作了了一年多,手上有稳定的客户和学员,疫情对他的影响没有太明显,但是对于新入行的教练来说,薪资有更大的起伏。

“今年(2020年)新办卡的人比较少。新来的话压力就比较大一点,他们可能收入一个月就几千块钱。”

收入水平的下滑让健身行业人员流动显著。此前有媒体报道,去年第一季度美团骑手新增7.5万人,其中37.6%是来自健身教练等生活服务业。GymSquare精炼报告同样显示,疫情期间更换工作公司的健身教练占比达到33.7%,公司经营不善是他们选择的首要原因,其次是职业发展空间有限。

根据《2020职业健身教练生存状况报告》调研显示,在未来职业方向上,“自己创业开店”、“做培训师”、“打比赛”、“始终做一线教练”、“做管理”、“转行”是教练们的六大主流选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一直以来是教练们高意愿方向的“创业开店”,选择比例从2019年的43%大幅降至2020年的21.4%。业内人士分析,疫情期间部分健身房、工作室的经营不善甚至倒闭,可能是让次数据下降的原因。

而相比开店的热度下降,计划往管理方向发展的教练比例则大幅提升至32.4%,远超2019年的4.6%。这或许意味着除专业技能外,教练们希望有机会增强支线能力,提升职业抗风险水平。

易非现在还没有考虑过之后的路该怎么走。“开店和当教练是两码事,一个要懂得经营,还要有资金支持,可能还需要积累一些人脉。”易非说,“现在又是疫情,开店是一件风险比较大的事情,我再干两年看看吧。”

  • 相关阅读